佛山最具权威的法律咨询网站
在线咨询 E-mail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 页     法治新闻    法律法规    律师风采    合同范本    法律服务    法律顾问    损害赔偿    诉讼须知    诉讼费计算器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律师 >

本案构成敲诈勒索罪还是诈骗罪

时间:2012-03-30 22:52来源:www.fszjfy.gov.cn 作者:admin 点击:
本案构成敲诈勒索罪还是诈骗罪 来源:刑事审判第二庭 作者: 唐毅军日期:2010-12-21 10:36:08 点击:239 从复行为犯的角度研究 复行为犯,是指刑法分则规定的含有两个以上行为单元共同组成实行行为的犯罪。比如敲诈勒索罪,虽然刑法分则只作了如下规定:敲诈
本案构成敲诈勒索罪还是诈骗罪
来源:刑事审判第二庭  作者: 唐毅军  日期:2010-12-21 10:36:08 点击:239
——从复行为犯的角度研究
    复行为犯,是指刑法分则规定的含有两个以上行为单元共同组成实行行为的犯罪。比如敲诈勒索罪,虽然刑法分则只作了如下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通过对该罪状作解释性分析,该罪的实行行为应当包括威胁或要挟行为及勒索财物的行为两个行为单元组成。笔者认为,复行为犯的理论,对于司法实践中的行为定罪和罪数的分析具有指导意义。以下就一实践中出现的案例,简单说明复行为犯的理论及其实践意义。
    案情:被告人冯某在与情人曾某发生性关系时用手机****了一些照片。2008年8月,被告人冯某因债务缠身,企图敲诈勒索被害人曾某。8月18日,冯某将自己之前与曾某发生性关系时用手机****照片存于U盘内,并放置于曾某所经营的位于佛山市高明区一店铺的窗台处,后雇请“阿强”(另案处理)向曾某打电话勒索人民币15万元交换照片。不明真相的曾某遂找到被告人冯某寻求帮助,被告人冯某假意打电话给“阿强”后,谎称已经和对方谈定赎金为13万元,且已经委托中间人与对方谈判,须支付中间人5000元劳务费。曾某遂将13.5万元交付被告人冯某,被告人冯某开车出外一回儿回来并称已将钱交付对方及中间人。后被告人冯某将该人民币13.5万元占为己有并用于个人消费。
    对于被告人冯某的定罪,合议庭在评议时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冯谋伙同“阿强”采取要挟的方法,向被害人曾某索取钱财,其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应当定敲诈勒索罪;另一种意见认为冯某构成诈骗罪,理由是冯某在被害人找其寻求帮助时,采取虚构事实的方法,使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而将钱财交给冯某,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笔者同意第一种意见,即本案中冯某应构成敲诈勒索罪,理由是,敲诈勒索犯罪是复行为犯,该罪能够含概冯某的数个行为单元,而诈骗犯罪不是复行为犯,无法含概冯某的所有行为单元,定诈骗罪将会“遗漏”某一个行为单元。
    首先从行为单元说起,行为是犯罪学的基础,本案首先要明确冯某的行为单复问题,即冯某实施了一个行为,还是数个行为。在此,“行为”不能等同于刑法意义上的“实行行为”,按照国内刑法理论通说,实行行为是指“实施刑法分则规定的直接威胁或侵害某种社会关系而为完成该种犯罪所必需的行为”,在被害人曾某找其寻求帮助时,采取虚构事实的方法,使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而将钱财交给其处分的行为,该行为侵犯的是被害人的财产权。是刑法分则中具体犯罪构成客观方面的行为。按照该理论通说,一个犯罪只能有一个实行行为。上述所说的“行为”是指行为单元,按照一定的划分标准,一个实行行为可能只由一个行为单元组成,也可能由两个以上的行为单元所组成。关于行为单元的划分标准,有专门的研究,而且理论上存在诸多的争议,这里不作展开。就本案看来,笔者认为可以按照冯某行为所侵犯的法益,将其行为分为两个行为单元:要挟行为单元和取财行为单元。要挟行为单元是指冯某指使其同伙以不雅裸照要挟被害人曾某,该行为侵犯了被害人的人格权;取财行为单元是指冯某
    其次,本案还要明确一个罪数的问题,冯某是构成一罪,还是构成两罪以上?如果不考虑行为单元之间的关联,也不考虑构成要件是否存在重复评价的问题,我们可以从本案中找到组成两个罪的构成要素,一是冯某伙同其同案人要挟被害人,并最终取得了被害人的钱财,这些要素满足敲诈勒索罪的构成,二是冯某假装打电话给同伙“谈判”,骗取了被害人的钱财,这里的要素又满足诈骗罪的犯罪构成。我们把两行为单元结合来考虑,则本案只能定一罪:首先,考虑到敲诈勒索罪的取财行为与诈骗罪的取财行为属于重叠的关系,冯某的行为仅能构成一罪既遂,否则将违背刑法理论中禁止重复评价的原则;其次,冯某前一个行为单元独自做一个犯罪也不能成立,因为其前一个行为单元只实施了要挟行为,只能算敲诈勒索罪的未遂,但从结果来看冯某最终取得钱财,属于犯罪既遂。
    按照通说对敲诈勒索罪的分析,该罪是复行为犯。有学者研究认为,敲诈勒索罪是属于牵连型复行为犯,即复数行为单元之间明显表现为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的关系。威胁或者要挟行为属于手段行为,索取财物行为属于目的行为。本案中,冯某指使其同伙以不雅裸照要挟被害人曾某,即属于手段行为,这一点无须争议,该行为单元是为目的行为作必要的准备。案情的发展出现了一点意外,被害人曾某不是按照典型的敲诈勒索剧本,向要挟者付钱或不付钱,而是寻求罪魁祸首冯某的帮助,随后冯某实施了一个欺骗行为,得到了钱财。该欺骗行为是否足以改变整个行为的罪状呢?我们试作分析。首先在冯某看来,实施欺骗行为并无意改变同伙要挟行为的性质,仅是顺其自然促使要挟行为达成预定的取财目的,其欺骗行为可以算作取财行为的一个组成部分;在被害人曾某看来,其实不管冯某是否采取了欺骗行为,其付钱的原因始终是受到要挟行为的恐吓,其付钱给冯某,是想通过冯某讲钱转交给要挟者,而不是因为冯某的欺骗产生了错误认识而将钱交给冯某处分。因此,冯某实施的欺骗行为完全可以被敲诈勒索罪的取财行为单元所含概,作为其组成部分。
    诈骗罪非复行为犯,该罪侵犯的是单个客体及财产所有权,只有一个行为单元即行为人实施欺骗行为使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而交付财物。本案如果定诈骗罪,则要挟行为单元无法为欺骗行为所吸收,变成“遗漏”的要素;再则,受要挟行为单元的影响,冯某在主观上并非是转化为诈骗的故意,而是创造条件实现其勒索的目的,另一方面被害人曾某所陷入的错误认识,并不是将钱交给冯某处分的认识,而是将钱通过冯某交给要挟者处分的认识。从本案的客观行为上,并不能当然表述为诈骗罪的罪状。
    综上所述,本案定敲诈勒索罪则能够含概行为人的所有行为单元。通过复行为犯的角度,能够更加全面、细致地分析敲诈勒索罪两个行为单元之间的关联,找到一个定罪的捷径。
 
 
 


高铭暄 马克昌 赵秉志:《刑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1版,第527页。
马克昌主编:《犯罪通论》,武汉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80页。
高铭暄:《中国刑法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173页。
王明辉:《复行为犯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第81页。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栏目列表

 

本站权威律师:黄杨辉律师

 

佛山注册律师,擅长公司法务、债权债务、交通事故、刑事辩护、建筑房产、合同纠纷、婚姻家庭、担保纠纷、劳务纠纷等领域。
执业机构:广东昊法师事务所
律师执业证号:19130411013305
咨询电话:13923214588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离婚律师 易网科技 所有链接 | 申请加入
|
|
联系我们
|
|
|
全国法律咨询电话:13679835577  网站管理员邮箱:38759011@qq.com
Copyright © 2012 佛山律师法律咨询网  律师执业证号:19130411013305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00174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