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律师 业界热点 法律专题 业务范围 委托律师 在线咨询 法律论坛
 

 

谢怀栻:纪念佟柔同志

                              转自中国民商法律网  谢怀栻 

    佟柔同志离开我们将近六年了。他为我国的民法事业奋斗了一生。在我国民法刚刚走向正轨、将要大步向前时,他却撒手而去。他是带着一点遗憾而去的。今天我们面对着我国民法学界的辉煌前景,不胜缅怀佟柔同志。

    佟柔同志对我国民法学的贡献不在于他的著作。他的著作为他的时代和他所处的环境所限制,没有、也不可能达到应有的高度。今天我们纪念他,正像纪念所有军路蓝缕开创事业的学者一样,首先要纪念他的精神。他在几十年的风雨中,始终坚持着民法研究和教学这个岗位,辛勤耕耘,撒播了大量的种子。现在,他播下的种子都已开花、结果。现在我国民法学界的繁荣景象,至少有一部分来自他的贡献。

    就我个人而言,我和佟柔同志的交往,也不过十年。可是他对我的友情是深厚的,令我永远不能忘怀。其中有几件事,更值得写下来,—让纪念佟柔同志的人进一步认识他的精神。

    1982年底,我和几位同志翻译一本苏联新出的民法教科书。我们对过去一直使用的“主体权利”一词有所怀疑,想要改译为“权利”。为了慎重起见,我决定向熟悉这方面情形的同志咨询。我就向佟柔同志提出这个问题来,间他当年这种译法的原委。那时我和他算是初交,但他对我非常热情,不仅就他自己所知告诉我从前(50年代初)这样翻译的情形,而且找了当年在人民大学从事俄文法学教材翻译和为苏联法学专家作翻译的同志去问这件事,然后转告我。最后我们决定删去“主体”二字,他也表示同意。这样,在法学翻译上存在了三十年的一个问题得到解决。当时他为此事写给我的信(很长的信),我一直珍藏着。我认为这不只是他和我的“私交”中的一件事,也是他在民法研究工作中的一个重要表现—这件事表现了他的热诚、专注和深入钻研的精神。

    还有一件事。1985年底,佟柔同志约我去人民大学向研究生讲“资本主义国家民商法”课。当时我对他说,我在一些观点上,不能完全按照传统的讲法讲。他对我表示,“你尽管按照你自己的见解去讲。”我又说:“我甚至也不能完全按你的观点讲。”他说:“那更没有问题。”后来我讲了一些当时被认为“尖锐”的问题,例如公私法的划分、对私法的评价、民法的性质、民法的调整范围、对资本主义国家民法的态度、以及对旧中国(中华民国)民法典的评价等等。在谈到私法时,我讲了对列宁的说法的不同看法;在谈到民法的范围时,我讲了与佟柔同志主编的统编教材的不同意见。在全部讲课结束的那天,他特地约我到他家中去,对我说:“你这次来讲课,打破了我们学校在学术研究上的僵化空气,让学生们呼吸一点新鲜空气。我很高兴。”简单的几句话,令我非常感:动。今天想起来,我认为,他的话不只是表示他对我的信任,更表现他在学术研究上的高度责任感和对学生成长的关心。

    两件事都是日常交往中的普通事,却表现了终柔同志对工作、对学术的精神,因此我总不能忘记它。日子越久,越觉有回忆的价值。

    佟柔同志把他的许多学生介绍给我。从人民大学出来的许多中青年学者因此而与我发生联系。他们尊重我,与我一直保持着珍重的友谊。在他们,这是佟老师教导的结果;在我,这是佟柔同志和我的友谊的延续。每当我见到他们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佟柔同志。

    佟柔同志去了。他培养的人才已茁壮成长。当我们看到中国民法学方面的各种成就时,就会想到佟柔同志。

    佟柔同志永存在我们心中。

                                                                    返回法律人物专题

 


 

站长:黄杨辉律师电话:13679835577,传真:(0757)86322982

qq:38759011 Email:webmaster@lawyerhy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