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律师 业界热点 法律专题 业务范围 委托律师 在线咨询 法律论坛
 

 

婚宴上坐着心怀叵测的人
作者:何 兵
      

    儿子亡故,遗下亿元财产。为了使儿媳失去继承权,婆婆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儿子与媳妇之间的婚姻登记。我的同事,中国政法大学的张树义教授做了媳妇的代理人。浙江大学尊敬的胡建淼教授做了婆婆的代理人——两位教授是校友,也是好友。好事的记者们看得喜笑颜开,评论说“南北大腕,温州斗法”。斗法的第一回合是:婆婆有没有权利请求撤销儿媳之间的婚姻关系?张树义说,没有!胡建淼说,有!

一审法院判决认为,婆婆有这个权利。最高法院和北京高院两位尊敬的法官分别发表文章,认为“有”,而福建高院以及另几家法院在类似案例中,判决说“没有”!  

到底有没有?我认为,没有。  

我们日常受人凌辱,无力自救之时,总希望草莽之中,忽然跳出一位英雄,快意恩仇,拔刀相助。诉讼与此不同。为了禁止与纠纷不相干的人无端兴论,法律要求提起诉讼的人,必须与纠纷有直接利害关系,法理上称为“无利益,无诉权。”限制出于以下原因:一、平常人未经过法律专业训练,订立民事合同或者设置其它民事关系,难免有几分缺陷。对此,只要当事人没有争议,国家不予置评,也不支持其他人多管闲事——法院讨厌“多管闲事的人”。除非这个民事关系真实地、严重地损害了第三人利益,否则,任何第三人提起诉讼,要求撤销他人之间民事关系的,法院将断然拒绝,因为“民无宁日,则国无宁日”。二、法院的容量是有限的。在法院的门前,寻找正义的人们日夜都在排队。为杜绝多管闲事的人横生枝节,浪费司法资源,法院排斥多管闲事的人。三、诉讼不仅耗费财力,而且耗费心力。无端兴讼,与当事人无补,与国家无益。  “无利益,无诉权”,但这不代表“有利益,就有诉权”——这句话不能反着说。人与人之间的利益有如一团乱麻,经常纠缠不清。如果有利益,就有诉权,天下仍难太平。举个例子吧。  

假如一个少妇被诬“红杏出墙”,除了本人名誉受损,还有谁受害了呢?首先是他的丈夫。这位可怜的丈夫成了“戴绿帽子的男人”——天下还有比这种事更令男人们糟心吗?人们在暗地里可怜他,讥笑他,他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还有谁受害呢?孩子。孩子有了一位淫荡的妈妈,他成了同学们鄙视的对象,抬不起头。受辱的还有这位妻子的母亲,她养育了一个放荡的女儿。受辱的还有兄弟、姐妹……。他/她们事实上都受害了,但他/她们有诉权吗?法律可以给他/她们以诉权吗?不能,法律不能。法律只允许受害的妻子在法庭上孤军奋战。她的亲人们可以从精神上鼓励她,从资金上援助她,但不能代替她,也不能在法庭上与她并肩作战。这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一个原因事实会引发多个后果,一个后果可能起因于多个事实,法官如欲将所有的利益关系“一网打尽”,全盘斟酌,势将困于“利益关系之网”,以至“剪不断,理还乱”。为此,法官应对事实上存在的、密如蛛网的利益关系进行裁剪,掐去枝蔓,留存主干。那些被剪去的利益关系,视为不存在——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这是司法政策的需要,也是稳定社会关系的需要。那些留存下来的,则称为“诉讼标的”,有待细加研判。对“利益关系”进行剪裁,不仅涉及到“事实判断”,还涉及到利益衡量。这一过程如同披沙拣金,需要目光如炬,心细如发。  

现在回到本案。这位婆婆说,儿子与媳妇之间的非法婚姻关系,损害了她的利益。如果没有这个儿媳,她会得到更多。这个问题可以被简洁为:儿子结婚,就是在害老娘吗?母亲所谓受损的利益应当得到法律保护吗?是的,从事实上来说,任何一个人结婚,他的法定继承人的继承份额都会相应减少。但从司法政策上,法律决不能认可“婚姻是对继承人的损害”,不允许继承人以自己的继承权受损为由,要求撤销被继承人的婚姻。无论在他/她生前或死后,法律都不能。试想,如果婆婆在儿子死后有权要求撤销儿子的婚姻,那么在儿子的生前,她也有诉权,因为从结婚那一日始,她的“可期待利益”就“受损”了。再想一下,如果父母有这个权利,子女应当有同样的权利——因为父母与子女互为继承人。法律应当这样吗?法律允许儿子在父亲死后,到法院起诉,要求撤销父母的婚姻,从而剥夺母亲的继承权吗?这不是天方夜谭,这样的案例真的发生过——好在法官驳回了这个儿子的起诉。

再设想一下,如果儿子生前就预知,他的某位亲人在他死后,要撤销他的婚姻,要剥夺他妻子的继承权,他会怎么办?他在历经锥心之痛后,一定会立下遗嘱,剥夺任何试图撤销他婚姻的人的继承权。现在,他死了,留下妻子,留下女儿,唯独没有留下遗嘱。他无法说话了,他无能为力了,他只能指望法官大人替他说话。如果他知道,法官大人撤销了他的婚姻,他的妻子将一无所有,他会怎么样?他会泪飞如雨!  

法意要说:  

一、婚姻为家庭之基础。公民结婚虽然可能使其继承人可期待的继承份额受到影响,但为保护公民婚姻自由,维护家庭伦理关系,法律不能承认“结婚是对其他继承人的损害”。法律不允许婚宴上坐着一个个心怀叵测的人——继承人。  

二、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规定:“因受胁迫而请求撤销婚姻的,只能是受胁迫一方的婚姻关系当事人本人。”据此,只有婚姻关系当事人本人可以在民事程序中提出撤销婚姻关系之诉。其他人试图通过行政诉讼,撤销别人婚姻的,法院应以“与本案没有法律上利害关系”为由,不予受理。  

三、其他继承人在继承诉讼中,如果认为死者的婚姻存在无效情形,其配偶依法无继承权时,应当在继承诉讼中,直接提出婚姻关系无效之抗辩,不得提出撤销婚姻之诉。人死了,灯灭了,还撤销什么婚姻关系?      

回龙观识法录之一  

二OO三年八月二十二日于北京回龙观

背景资料:一方打官司要继承遗产 一方行政诉讼告婚姻不合法

新华网浙江频道8月11日电

    案例:乐清一位亿万富翁婚后不久病逝。他的妻子在上海打官司要求继承遗产,他的母亲却在温州告起民政部门,说儿子的婚姻登记不合法。8月2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这一结婚登记行政争议上诉案,二审判决不久将做出。   

    2001年,乐清人胡加招与人合股在上海市创办了新七浦服装市场(上海新七浦公司)。2002年2月20日,乐清市民政局为胡加招和奉化人张明娣颁发了结婚证。同年9月,38岁的胡患病卧床不起,于10月21日亡故,期间女儿出生。   

    丧事处理后,胡母郑松菊与张明娣在新七浦公司的股权及遗产继承问题上发生了尖锐的矛盾。两个月后,张向主要财产所在地的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诉状,将婆婆等人告上法庭,请求确认分割夫妻共同财产、遗产继承份额及股权份额。该案遗产争议的标的已超出1亿元,创上海遗产纷争标的额之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郑松菊及胡加招与前妻的儿子小胡紧接着在乐清市提起行政诉讼,将市民政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销其颁发给胡加招与张明娣的结婚证,认定他们是非法同居。理由是胡、张的《结婚证》是通过胡加招之堂兄胡加定一手包办,不符合“必须当事人到场履行手续”的结婚登记条件,民政局的行为属违法行政。   

    上海第二中院由此中止遗产纠纷案的审理,等待这一行政争议案的结果。2003年5月,乐清市法院一审判决撤销胡、张的结婚证。随后,张明娣向温州市中院提起上诉。   

一审法院:结婚登记必须亲自到场申办   

乐清市法院在一审判决时认为,结婚前的订婚仪式仅属民间习俗。当事人结婚,心须亲自到一方户口所在地婚姻登记管理机关申请结婚登记。张明娣与胡加招申请结婚登记未成功后,再未亲自到场重新申请结婚、未提交婚检证明和有效婚状证明等结婚登记必备证件,而由胡加定自主代写申请,乐清市民政局在这种情况下准予登记,违反了行政法律规范性文件的有关明文规定。   

上诉方:有瑕疵的结婚登记仍然有效

29岁的张明娣说,她和胡加招曾有一份亲自签名、按过手印的结婚登记表交给婚姻登记人员,现在却不见了。她说胡加招与她是一见钟情,1999年开始同居,后来还在乐清举行过隆重的订婚仪式,一起拍过结婚照,共同办理过按揭购房,以夫妻身份共同生活并生有一个女儿,婚姻关系确实存在。庭审中,张所说几乎只有一句话:“请还我和丈夫的真实意愿,还我和女儿的名分……”   

张的代理律师、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张树义等人认为,这一结婚登记中确实存在瑕疵,但这是行政程序上的违法,并非实质性违法,谈不上婚姻无效。无效婚姻只包括重婚、近亲结婚、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这四种情形。本案不存在上述无效情形,我国司法实践中也已经有类似案例得到法院的支持,一审法院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判决撤销有瑕疵的结婚证属于法无据。   

被上诉方:没有结婚证,就是非法同居   

胡加招的母亲称,儿子的事业发展与张明娣没有任何联系,他生前并不想和张结婚,也不知道有结婚证。结婚证是别人代领,而且双方没有亲自签名、按手印,属违法取得,理应撤销。

胡家的代理律师、浙江大学副校长胡建淼等人认为,我国在新《婚姻登记管理条例》于1994年2月1日施行前,对于符合结婚条件并以夫妻名义生活但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可按“事实婚姻”对待。施行后,我国采用“绝对不承认主义”,即只要没有领取结婚证,不论双方是否符合结婚条件,都一律按“非法同居关系”处理。如果说乐清市民政局的行政行为属于行政瑕疵的话,现在胡加招已死,那么它也是一种“客观上无法补正”的行政瑕疵,当然只能依法撤销。   

法学专家:即使是私生女,仍有继承权   

  浙江星韵律师事务所律师姚燕倩则认为,张明娣和胡加招符合婚姻的实质要件存在着事实婚姻行为,但从法律意义上说两人是非法同居关系。如果行政诉讼最终判决张明娣和胡加招的结婚证无效,张明娣便没有法定的财产继承权。不过,法律也规定,非法同居期间两人共同劳动所得和购得财物一般可视为共同财产。她的女儿若确认是胡加招的骨肉,那女儿就与婚生子女一样享有继承权,任何人不能加以欺负与歧视。(据《浙江日报》/朱海兵 沈珊珊)

  转自法律思想网 
 

 

返回精彩文章专题

 

 

 

 

 

黄杨辉律师竭诚为您服务。

 

 

站长:黄杨辉律师

     13679835577,qq:38759011 Email:webmaster@lawyerhy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