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律师法律资讯网

www.lawyerhyh.com

   

 

凡事尽心尽力,必能无怨无悔!

 

首页 黄律师 业界热点 法律专题 业务范围 委托律师 在线咨询 法律论坛
 
从汉征匈奴看中日关系  

 (注:本文虽然偏颇,有些观点为一些人忌讳,但其禅发的汉民族及大中华坚韧不拔的民族性格和发奋图强的
民族精神、目光远大的民族胸怀是中华民族的支柱,本文值得一读!
岳东晓  



历史是一面镜子,因为从中可以得到借鉴。历史螺旋式的前进,往往导致惊人  



相似的一幕重演。中国在过去几千年中,有过失败,也有过成功,有繁荣幸福, 



也有衰败悲伤,但大的趋势总是文明征服野蛮、人性战胜兽性的进化。中国一直 

  

处于蛮敌环视之中,甚至两度亡国。但中国人在逆境中决不放弃,历经百年坎坷 

  

仍能毅然崛起,恢复祖宗的光荣。华夏为唯一现存的文明古国,足见中国文化之 

  

深厚和中国民族精神之坚韧。中国的不灭精髓,即在于奉天理而行王道。汉征匈 

  

奴即是这种民族精神的一次有力表现。这种精神也必在将来扫除倭患中得到再一 

  

次证明。  

 

近代日本趁我国力虚弱之际,多次侵犯。杀人越货,无所不用其极,犯下不赦  

 

之死罪。然时至今日,倭人不仅毫无悔罪之态,反对中国人心怀蔑视,出言不逊 

  

。此固倭人未堪人性之教化,非强权暴势而不服的蛮劣之性。中国为求后世之生 

  

存繁衍,为扬人类正义,必兴兵灭倭,雪国耻,祭冤魂,消除危害亚洲及世界和 

  

平的一大隐患。如此大计,不可不慎思以求一举扫灭。既不可贸然轻进,也不可 

  

错失良机,更不可斩草而不除根,留下后患无穷。日本军国主义的所有大小孽障 

  

,必须完全彻底地根除。汉征匈奴的历史给我们未来的灭倭事业提供了经验,指 

  

明了战略。  

 

一.汉征匈奴的经过  

 

一·一汉朝初期与匈奴的关系 

 

 

在秦统一中国的时候,塞北的胡人也开始联合起来,形成了相当的势力,不  

断骚扰边境,这就是匈奴的开端。当时甚至有"亡秦者胡"的流言。秦使蒙恬修 

  

长城,将文明中国与塞外胡人隔开。但诸侯反秦之后,匈奴又乘虚渡河南下。冒 

  

顿单于时代,匈奴大败东胡与月氏,征服北边各民族,占领燕代之地,雄踞北方 

  

,与中国为敌。楚汉中原逐鹿甫毕,大汉刚立之际,匈奴攻取马邑,又南取太原 

  

。公元前二○○年,汉高祖刘帮领步兵三十二万北征,兵未全到而被冒顿以骑兵 

  

四十万围困于平城白登山达七日之久,后用陈平的计策,方得逃出。  

 

此时汉朝甫立,诸侯未定,中央不稳,更无力与匈奴一战。秦虽统一中国,  

但仅存十五年,以致到汉初,商周以来的诸侯意识仍然很严重。异姓王(如韩信 

  

)和刘氏诸侯都拥有很大的独立性,反叛中央之事时有发生。且以战斗力而论, 

  

汉朝不敌匈奴。在古代的战场,战马简直相当于近代的坦克,而汉初马匹奇缺, 

  

甚至于天子的御马中也找不出四匹同色的,而将相们只能乘牛车。主要原因是中 

  

原不适宜于养马,养出来也大多不能作战马。而匈奴是游牧民族,马匹众多,牛 

  

羊成群,其民从小学习骑射,战时全民皆兵,倾巢而出有数十万之多。汉军光靠 

  

步兵是无法与匈奴交战,雪平城之耻的。  

 

基于这种实力对比,汉朝只好对匈奴采取和亲政策,纳贡嫁女,以期匈奴单  

于对汉略微亲近。但匈奴仍不断南下侵犯。刘帮死后,冒顿单于托使请求吕后下 

  

嫁于他。以匈奴的习俗,父死子娶其妾,兄死弟娶其妻,也不违"礼义",但在 

  

汉人看来,却是奇耻。素来强横的吕后及汉朝大臣们虽然气愤,也只得好言相答 

  

,推脱了事,不愿破坏和亲的状况。  

 

汉朝嫁公主给单于,每年又赠送大批丝绸、粮食、酒等物,约为兄弟,试图  

柔服匈奴,但匈奴更为骄悍。大凡开化较晚的民族,必奉强权为尊,唯利益是图 

  

,谁拳头厉害服谁,服打不服理,强的占便宜,弱小的自认倒楣。匈奴的习俗, 

  

重少壮而轻老弱,壮者食肥美,老者食其余,虽不如日本人把老父老母背到山中 

  

饿死一般残忍,但在汉人看来也是野蛮之至。匈奴人无文字,靠口头约束。战时 

  

虏掠的俘虏作为奴婢,抢得财物尽归己有,作战时士兵颇为勇猛。匈奴经济落后 

  

于中土,又把汉的和亲政策看成软弱的表现,所以仍时常在边境抢掠。  

 

汉文帝三年,匈奴右贤王入寇河南。文帝十四年(前一六六年),老上单于  

领骑兵十四万从萧关(甘肃省)攻入,杀死北地郡都尉,前锋直抵雍(陕西凤翔 

  

)和甘泉(陕西淳化),焚烧回中宫,汉朝京师撼动。乃令周舍、张武等以十万 

  

骑拱卫长安,匈奴全师而退。汉又遣使商议和亲,大意是:长城之内,冠带之室 

  

,汉之所治;长城之北,引弓之国,受命单于。两者应和平共处,应顺天恤,以 

  

图长久。  

 

军臣单于继位后,又于文帝二十二年从云中、上郡各以三万骑入侵,虏掠而  

去。汉朝惊动。后匈奴又攻入代国(河北蔚县),烽火直抵甘泉。汉不得不屯重 

  

兵守边。汉景帝时,匈奴还是不断骚扰。  

 

总的说来,汉朝前七十年内,因无力与匈奴决战,采取和亲政策。和亲与文  

化渗透却不能解决边境问题。文帝刘恒虽有志对匈奴大动干戈,但条件不足,以 

  

致每读到赵之良将廉颇、李牧之事,便击节嗟叹。文景之治,奉行道家黄老之术 

  

,任经济自由发展,国力大增。同时在西北及北部设立三十个牧马场,训练众多 

  

精锐骑兵,积蓄反击匈奴的力量。但实施摧毁匈奴计划,则须等到汉武帝刘彻来 

  

开始。  

 

一·二绝漠远征  

 

汉目光远大,战略深远,积匈奴七十年之辱,而不贸然轻动,正可谓九世报  

仇,亦未为晚。相比之下,后世之南宋,根基未固便兴兵北伐,结果招致重挫而 

  

一蹶不振。汉立七十年后,中央稳固,中国终于在实际上从为一个中央集权的统 

  

一国家,而七十年的发展,积蓄了巨大的经济与军事实力,对匈奴反戈一击的时 

  

机已经成熟。此时刘彻即位,一场对匈奴暴风骤雨、雷霆万钧的打击即将揭开序 

  

幕。  

 

元朔二年(前一二七年),匈奴侵入上谷、渔阳(密云),"杀略吏民千余  

人"。车骑将军卫青等领汉军数万骑从云中出击,斩俘匈奴数千,获牛羊百万头 

  

,收复河套地带,修复秦时蒙恬边塞。汉乃设朔方、五原等郡,解除了匈奴对长 

  

安的威胁。稍后匈奴单于以数万骑攻入代郡(河北省),杀太守并虏掠数千人, 

  

其右贤王也攻入朔方郡,杀掠吏民。  

 

元朔五年,大将军卫青以汉军十万出塞七百里,俘右贤王部一万五千。而秋  

天,匈奴又杀代郡都尉,虏千余人。元朔六年春,汉军十余万骑,再击匈奴主力 

  

,得首虏一万九千余级。匈奴屡遭重创,乃将主力退至漠北。但在东线方面,匈 

  

奴实力尚强,元狩元年(前一二○年),又入上谷杀数百人。  

 

元狩二年(前一二一年),骠骑将军霍去病率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千余里  

,与匈奴军相遇,经短兵肉搏,斩虏首一万八千级。同年夏天,霍去病以汉军数 

  

万骑,越居延泽,攻祁连山,俘三万多人。而后匈奴浑邪王带四万人来降。汉朝 

  

取得河西,不但隔断匈奴与羌人之间的通道,而且使之失去祁连一带的牧场。匈 

  

奴歌曰:"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繁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汉 

  

设置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使"金城、河西并南山(祁连山)至盐泽( 

  

罗布泊),空无匈奴",并打通了通往西域的道路。  

 

元狩三年(前一二○年),匈奴又南下右北平与定襄,虏掠千余人。次年,  

汉决定以十万骑兵,分东西两路,绝漠远征。卫青一路越过沙漠北进千余里,与 

  

匈奴单于相遇,战至黄昏,忽然狂风大作,飞沙扑面,汉军乘机包围匈奴。血战 

  

之余,匈奴军除单于以下数百骑遁走外,被歼一万九千余级。东路军霍去病深入 

  

匈奴境内二千里,与左贤王接战,斩俘匈奴七万余级。直抵大兴安岭,乃封狼居 

  

胥山、禅姑衍(大兴安岭之一峰),临翰海沙漠,豪气干云,全胜而返。而匈奴 

  

北遁,漠南无王庭。数年之后,公孙贺与赵破奴曾各领万骑出塞千里,不见匈奴 

  

。元封元年,刘彻亲领十八万骑巡视北方,出长城,登单于台,旌旗千里。遣使 

  

叫单于能战则战,不能则来臣服,不必在漠北寒苦之地受罪。单于大怒,却也只 

  

能扣留汉使,迁于北海(贝加尔湖),不敢近汉之边塞。  

 

匈奴经数次大战,人口牲畜损失惨重。短时内再无力侵汉,但也只是修养整  

训,并未降伏。此后,汉每遣使至匈奴,辄被扣留,如苏武即被扣在匈奴牧羊十 

  

九年之久。匈奴真正臣服还要等到数十年之后。  

 

一·三与大汉为敌者死  

 

一般来说,一个国家遭受外来打击而衰弱时,内乱也就接踵而至,因为对于  

怎样扭转不利局势,会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匈奴势力削弱,原来受其控制的其他 

  

民族也乘机独立,匈奴则发兵去镇压。丁零,乌孙,乌桓等国与汉联合,从各个 

  

方向围攻匈奴,匈奴死伤甚为惨重。汉昭帝时,发生五单于争立事件,经过一番 

  

争斗,匈奴分裂为南北两部。宣帝五凤四年,北单于郅支进攻单于庭,南匈奴不 

  

敌,乃南迁至汉朝边塞附近,要求与汉合作。甘露三年(前三三年)南匈奴呼韩 

  

邪单于向汉称臣,入长安朝见天子。宣帝以国君之礼厚待之,以一万六千骑护送 

  

南单于出塞,并发给大量粮食。  

 

郅支单于本以为呼韩邪单于必被汉朝扣留,如今见汉待之不薄,很为沮丧。  

自知不能与南匈奴争锋,于是往西迁徙,进驻康居国(巴尔喀什湖以西,今阿富 

  

汗),斩杀康居贵族,征当地人民修建单于城。汉西域副校尉陈汤认为让匈奴坐 

  

大,势必吞并乌孙和大宛,威胁西域各国安全,宜及时消除这一隐患。于是说服 

  

西域都护甘延寿,上奏朝廷的同时,发动西域及各国军队四万人,远征单于城。 

  

郅支单于四处结仇,无从处可投奔,只好死守。中国远征军强弓齐射,单于中箭 

  

,其王后,夫人等数十美女也登城反击。战至天亮,单于城两道防线全毁,汉军 

  

杀入王宫,单于重伤而死,匈奴贵族被杀者一千五百多人,俘虏投降共一千多。 

  

这是汉元帝建昭三年的事(前三六)。  

 

陈汤将单于人头送到长安,上奏天子:应把人头悬于京师外国宾馆集中的藁  

街,胆敢冒犯强大中国的,距离再远,也必诛杀。于是悬首十日。呼韩邪单于得 

  

到这个消息,高兴与恐惧交加,上书汉朝,要求觐见中国皇帝。  

 

呼韩邪单于在汉朝的支持下统一了匈奴,汉以王嫱(昭君)许之。呼韩邪大  

喜,表示得汉恩甚厚,愿为汉朝守御边疆。汉朝以为不妥,乃止。之后半个世纪 

  

,边塞无事。  

 

 

一·四匈奴的结局  

 

观中国历史,几历衰亡,莫不因无用文人权重朝纲,或舞文巧法,朋比党争  

,或不切实际,空言异想,迂腐误国。文人总以虚华之词,陈烂之调,一跃而居 

  

高位,盖过沙场征战的武臣。重文轻武,抑兵过甚,乃至国破家亡者,宋明两朝 

  

是也。汉朝虽武功盖世,但到匈奴势衰,天下太平时,文人的地位就开始超过武 

  

将。陈汤万里远征,斩单于首,万夷慑伏,本应封候。但匡衡、石显竟认为陈汤 

  

私自出兵,罪大当诛,更不能封爵。最后有大臣抱不平,元帝才封他食邑三百户 

  

。到汉成帝时,匡衡又挑出陈汤的一些小错,竟想要治他死罪。其实成帝对陈汤 

  

还是很赏识的,但朝中文臣对他的嫉妒排挤,使他不但不得重用,反而屡遭迫害 

  

  

 

由此可见西汉后期对武功的忽视。一帮文人,鼓唇摇舌,论说纷纭,一如今  

日之所谓民运人士,都是些误国的烂调。最后竟导致王莽代汉的惊人一幕。  

 

东汉时期,南匈奴归顺汉朝,入居塞内。北匈奴日益困窘,但仍屡犯汉境。  

在汉与南匈奴的联合攻击下,北匈奴无处容身,数十万人降汉。汉朝大臣曾建议 

  

光武帝刘秀,乘匈奴大饥荒将其一扫而尽,被刘秀否决。后来,北匈奴一部向西 

  

越过中亚迁往欧洲,一路征伐,势力越来越大。公元五世纪左右,匈奴渡过多瑙 

  

河,几乎灭亡东罗马和西罗马。被称为上帝之鞭的阿提拉建立了匈牙利国,东西 

  

罗马向他纳贡。值得提到的是,在匈奴向西迁移的过程中,熔入大量欧洲人的血 

  

统,逐渐失去了其亚洲人的特性。  

 

东汉初期,厌倦了征战的刘秀废除北疆的一些郡治,把人民内徙。胡人又取  

得其失去的土地,逐渐恢复其势力,为后来的五胡之乱种下了远因。  

 

一·五对汉征匈奴的评论  

 

中国从汉朝开始,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的观念得到了完全的巩固和确立,商  

周时代的诸侯分治、内战连绵状态终于一去不返,中华民族的主流从此有了一个 

  

统一的称号—汉,普天之下,四海之滨,皆为汉之臣民。汉之疆域,北为幽洲、 

  

并州、朔方,东有扬州、徐州、青州,南有南越(今广东、云南一带),西有凉 

  

州、益州,更兼西域,如此广阔的大国屹立四百年,其对中国及世界文明的影响 

  

极为深远。汉人武功卓越,目光远大,胸襟广阔,文采飞扬,更坚忍不拔,振作 

  

奋发,而从不气馁,绝少怨天尤人。  

 

华夏的王道文化和天下观在汉人那里得到了空前的发展。王道者,大一统也  

。得人心者得天下。观汉征匈奴之事,中国可谓仁至义尽,然蛮劣之民非刀兵而 

  

不能止其寇者,不得不以武屈之。武者,止戈也,暴力只有以武力来制止。...  

 

 

 

 

 

黄杨辉律师竭诚为您服务。

 

 

站长:黄杨辉律师电话:13679835577,传真:(0757)83390400

qq:38759011 Email:webmaster@lawyerhyh.com
广东省佛山市汾江南路148号二楼广东正承律师事务所